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警民互动 > 警界风采
#“亲人眼中的警察”主题征文活动#——没空生病

时间:2017-07-17 11:07:39  来源:  作者:    访问:

 

没空生病
作者:吴婷
     三年前一个夏天的晚上,我正给两岁的孩子喂着饭,一向不怎么在饭时回来的你,让一位同事架着回来了。你脸色苍白,额头白汗渗渗,我大吃一惊,问这是怎么了?你气息微弱地说:阑尾炎痛,下午己打吊针。休息一个晚上应该没事了。饭也没吃就径直地上床睡了。
    家里瞬间气氛降到冰点。连平日顽皮的孩子似乎也感知到了什么,乖乖地吃饭安静地洗澡睡觉。一下也不吵闹也不去粘你。而平常你若回家他是非常开心的。当他几个月大还不会走路时,有一天上你回家在开门,他听出你的声音一下子从我手上挣脱,四肢并用欢快地从地上爬到门口去迎接你。及至后来他稍大一点,你一回家他就跑过去拿拖鞋你换,你也伸出手臂把他高高抱起。看着你爷俩开心的样子,我幸福地笑着,眉眼间全是满足,一脸的甜蜜。
    而现在,你突然病了,痛苦扭曲了你的笑容。我把孩子哄睡后轻轻地走到你睡的床边看你,你其时并未睡着,你的痛苦并末缓解,你仍然在蹙着眉弯屈着身子呻吟着,似乎在用尽全力抵抗着病痛的折磨。我问你怎么样了?要不要喝点水?要不要吃片“芬必得”?你声音微弱地说:“不用了,你去陪孩子吧,有事我叫你”执意要我走开,一个人承受那痛苦。
    可是我怎么放心的下?在床头放下一杯温水,熄了灯,我轻轻退出房间掩好门,又去看孩子是否盖好。一个人就在客厅里坐着发呆。过了一会有位你的好朋友打电话来,嘱我上一定要注意你是否发烧。如若发烧一定要给他打电话一定要及时送医院。我深深地记着这话,于是过一会儿就去看看你摸摸你额头。
    开始你有些哼哼唧唧,额头也并不很烫。半夜3点的时候我再次看你,你己近晕迷,好像睡着了,没有什么声息,但额头烫的惊人,如铬铁一样烫伤我手,我心里咯噔一下,使劲摇醒你“力!你醒醒!你好烫!”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啜泣声。你似乎从漫不经心中醒来,我说了那朋友的提醒,说一定要去医院,现在我们就穿衣起床去。你忍住清醒后的痛苦,迟缓坚难地穿好衣服,咬着牙理智地打电话给同事让其接你去医院,出门的时候我也想要一起去,你用手按着我手,轻声说:“没事的,你别来,等下孩子醒了会害怕的。”
    我眼睁睁地临窗而立,望着阆然寂静的路灯下你脚步趔趄,形容孱弱,佝偻腰身挪移到车上。平日你总是腰板挺直脚步铿锵有力很精神的样子,这一夜你象是到了80岁。我是你的亲人,在你生病的时候,竟由一个外人送你去医院。我的心如针扎一样。我不停祈祷希望你没有大碍,希望如你所言,打一针就好。
    熬到天亮,跟你打电话,却是别人接,说你开刀了。才知道当天下午病就发作了,但你不愿请假,不愿放下手上一摊子事,极力忍着。实在忍不住了才去医院,医生说要开刀,立刻开刀,你还是不愿,说打个吊针压下去。你怕耽误工作,还有太多的事等着你处理呢,关于治理工业污染防治条例的方案还没做好,你不想因个人身体原因妨碍部门的工作进度,可还是没有犟过病魔的侵袭,你一下子倒了。几年来一直亚健康状态,身体机能己到临界边缘,终于扛不住了。
    “发烧是最危险的信号。阑尾己脱离本位飘到右腰,溃疡漫延到了腹腔,平时医生只要半个小时的手术,一寸刀口便可取出。这次为了寻找浮游的阑尾而费时3个小时,刀口足有3寸长。并且如若晚半小时送院将有生命之虞。”医生这样总结。
    你太执着,竟差点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第二天早上我去看你,你躺在病床上,刚从手术后的麻醉中醒来,你气若游丝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:没事!别担心!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,只有拼命点头。
    我开始在家和医院之间两头奔跑。所幸每天都有朋友和同事去探望你。我一边高兴有人陪你一边担心人多嘈杂影响你休息恢复。你太好强,有时会撑着忍着不让别人看到坚强背后的苦苦挣扎。术后第三天你竟和同事在病床前开起了会,聊工作,还记录讨论着什么。
    我想阻止,但你哪里是我阻止的了的?你们好像都遗忘了你身上的刀口,把那个长长的拉链一样的刀口当作小丑去蔑视了。只有当夜幕深沉,当所有的人都退出病房,小丑才耀武扬威地跳出来展示它的凌厉凶悍,你才会溃败,才会忍不住哎呦几声向它投降。而到了白天你又将它撇开,用工作的繁忙让刀口的痛隐形遁迹。第五天,你干脆就拨了针头掀了被子,直接跑回单位上班。医生看着未打完的盐水瓶,笑着对我说:真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人。
    你一向以工作为重。自19岁参加工作,你就以无比热情投身到这项工作中。你曾跟我说过:做警察是你的梦想。
我想这己不仅仅是你的梦想,而是魂魄了。对你而言。
 
被描述民警:张力,九江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  
 


江西省公安厅 版权所有
ICP备案号:赣ICP备09006471号